原标题:他让张一鸣登门请教,培养出戴文渊李沐陈天奇,创建了传说中的上海交大ACM班

创办之际便定下目标——培养计算机科学家,培育出一届又一届优秀的莘莘学子;

走出来的学生所创办企业,已遍布在众多人工智能方向,这批公司整体估值已达到数百亿元。

包括亚马逊AI主任科学家李沐、第四范式CEO 戴文渊 、依图科技创始人 林晨曦 、字节跳动AI Lab总监 李磊 、卡内基·梅隆大学助理教授 陈天奇 、英语流利说CTO 胡哲人 、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终身教授 黎珍辉 ,等等。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公司好多优秀的算法人才都来自上海交大ACM班,我特地去上海拜访了俞勇老师。

从交大ACM班的成材率,以及后来对Minerva University的调研,让我直接认知到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并且教育本身也还有巨大的潜力。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公司好多优秀的算法人才都来自上海交大ACM班,我特地去上海拜访了俞勇老师。

从交大ACM班的成材率,以及后来对Minerva University的调研,让我直接认知到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并且教育本身也还有巨大的潜力。

那么,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教育模式与理念,能够打造、培育出如此成功的班级和人才,也能让张一鸣亲自登门拜访去请教,并对此进行认真思考?

1996年的大学校园,还没有社团的存在,校园文化可以说是比较单调。已经在上交大任教十年之久的俞勇认为,学生的课余生活应当更丰富一些。

也就是在那年,ACM竞赛被引入到了中国,于是俞勇便带头,在学校组建了一支ACM队,故事也就从这一刻开始谱写。

初战ACM,算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第一年便入围总决赛。然而,这之后便没有那么“幸运”,用俞勇的话就是“名落孙山”。

出了问题便要反思,一开始俞勇认为是“硬实力”出了问题,也就是遇到一个题目会不会做。但后来,他却慢慢发现,“软实力”也出了问题。

因为ACM竞赛是“三个人一台戏”——3名参赛选手共用1台计算机,在5小时内完成十几个题目,所以沟通与协作能力也非常重要。

功夫不负有心人,仅仅6年时间,也就是在2002年,俞勇率领的队伍,便夺得了ACM竞赛总决赛首个冠军,打破了亚洲零纪录。

而在任教到带队比赛的这段时间里,俞勇越发觉得中国的教育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大学以前的教育。

当俞勇向上交大提出这个想法后,也立刻得到同意与支持。于是,ACM班就这样正式成立了!

而计算机领域的最高奖——图灵奖,也是由该组织设立和颁发的。这就寓意着ACM班旨在培养计算机科学家。

而计算机领域的最高奖——图灵奖,也是由该组织设立和颁发的。这就寓意着ACM班旨在培养计算机科学家。

ACM班是国内最早的计算机特班,当年交大这一举动,竟然揭开了中国高校计算机拔尖人才培养的序幕。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很高兴看到目前中国各高校相继开设各类明目繁多的计算机特班,可以看出这一培养模式已受到越来越多学校的认可与效仿,推动了中国计算机教育的发展。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很高兴看到目前中国各高校相继开设各类明目繁多的计算机特班,可以看出这一培养模式已受到越来越多学校的认可与效仿,推动了中国计算机教育的发展。

俞勇在十几年的教学、带队中,便总结出了这样一个教育观——先做人,后做学问,在学问中学做人。

拿俞勇自己的话来说,这就是“开设这个班级最想做的事情”。那么,同样是计算机类教育,又要如何这样的理想呢?

这门课上台授课的并不是老师,而是班级里的学生,而且演讲内容还要求尽量避免与专业相关,可以是天文,可以是地理,也可以是政治相关内容。

总而言之,就是让学生自己去选择一个话题,去找素材,讲的内容要有自己独到见解,并用自己的方式去感染别人,同时还要引发别人的思考。

而台下听讲的学生,也需要在听完演讲后,提出相应的问题,这也是培养学生“提出好问题”的能力。

其实,现在大学中也会设有类似的课程,但大多只有一学期,但在ACM班,这门课一设便是2年、4学期。

俞勇对这门课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两年下来,会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再者,大多数理工科学生似乎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不善于言辞和表达,这样的课程也让ACM班的学生培养了沟通能力。

有一个学生,平时很少讲话,但是当他上台演讲到最后,依旧不舍得下来,他非常享受这种分享、交流的过程。用非常真切、动容的话语,表达了对这门课程的感激之情——对自己带来了太大的改变。

有一个学生,平时很少讲话,但是当他上台演讲到最后,依旧不舍得下来,他非常享受这种分享、交流的过程。用非常真切、动容的话语,表达了对这门课程的感激之情——对自己带来了太大的改变。

或许有些人会认为这样的课程,对学生专业知识的培养并无益处,但其实并不然。

“我可以请交大最好的数学老师、物理老师,还有计算机专业老师”,俞勇说到,“但人才的培养,绝不是拿钱砸出来。经过多年的尝试,的确让我感受到,教育是可以慢慢的对学生产生影响的。”

也就是说,在ACM班里,教育不仅仅是专业知识的培养与拔高,学生的思想教育、素质教育,那些往往容易被忽略的细节能力、习惯的培养,同样非常重要。

知识会随着时代而改变,但唯有这种“应万变”的能力,才能够顺应快速迭代的潮流。正如俞勇所说:

知识只是一个载体,通过学知识,你学到的是一种能力、习惯。以及要把学到的知识,融入到身心那些擦不去、抹不掉的能力,我是觉得这个是真正的教育。

知识只是一个载体,通过学知识,你学到的是一种能力、习惯。以及要把学到的知识,融入到身心那些擦不去、抹不掉的能力,我是觉得这个是真正的教育。

秉着这样的一份教育理念、教育观,在俞勇带领下的ACM队、ACM班,确实在计算机教育领域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俞勇亲身感受到的一个问题便是——教育资源的极度不平衡,有很多学生渴望获取知识,但却没有这样的平台。

这也让他意识到了教育资源的重要性,于是在教育这条路上,俞勇的另一颗种子就此埋下——打破教育资源不平衡的壁垒。

首先是AAAI校友会,这个会议创办于2019年,每年会邀请学术界的校友们在会上做分享。

ACM班、ACM队,以及俞勇所带的研究生实验室APEX,都是A字母开头。而且这三个群体在全国范围内,都属于佼佼者。所以希望将“优秀”叠加起来,能够为社会、人类带去更大的力量。

ACM班、ACM队,以及俞勇所带的研究生实验室APEX,都是A字母开头。而且这三个群体在全国范围内,都属于佼佼者。所以希望将“优秀”叠加起来,能够为社会、人类带去更大的力量。

与会的嘉宾都是从上交大ACM班走出去的业界优秀人才,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产业界,都具有一定影响。

例如依图科技创始人林晨曦、英语流利说CTO胡哲人、字节跳动AI Lab总监李磊,讲述他们在学术界走向产业界,以及创业等方面的经历。

也有从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终身教授黎珍辉,分享如何从“非典型学渣”成为高校终身教授的故事。

还有将技术知识学以致用,应对今年突发疫情,如何用知识图谱来对人流、疫情发展情况做预测的分享。

这样的分享会,给在校的学生提供了非常难得的交流、学习机会,而更为重要的是后续的思考与讨论,能够激励“后浪们”在这些优秀工作的基础上,增添了“延续”的可能性。

俞勇在教学过程中,一开始是不太喜欢外出做报告,直到有一次,他的博士生入职青岛某大学,盛情邀请俞勇去做一次报告。

报告原定时间是1个小时,但是实际情况是讲了1个半小时也没有结束,不仅如此,俞勇回到学校之后,还收到了不少学生咨询问题的邮件。

从此以后,只要俞勇有时间,都会接受邀请去做报告,无论是小学、中学、高职高专、大学。

然而,非常现实的情况是,绝大多数中学并不具备开展这项工作的能力,而大学老师连自己的工作都忙不过来,更没法全身心的投入到“教育下沉”这项任务中。

因此,俞勇所找到的突破口,便是通过社会的力量——创办伯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俞勇要将工作重心,从上交大ACM班,转移到教育下沉任务,而是二者兼顾,并行发展:

我并没有偷偷摸摸的去创办这样一个机构,我反倒觉得,这是上交大应当、也是正在承担的社会责任。

我并没有偷偷摸摸的去创办这样一个机构,我反倒觉得,这是上交大应当、也是正在承担的社会责任。

但是这种思想一定要改变,上了大学后必须要设定更加远大的理想。这种理想应当是一种人生目标,并且需要为此付出不懈的努力。

但是这种思想一定要改变,上了大学后必须要设定更加远大的理想。这种理想应当是一种人生目标,并且需要为此付出不懈的努力。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签约账号【量子位】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欢迎关注智能汽车、自动驾驶的小伙伴们加入社群,与行业大咖交流、切磋,不错过智能汽车行业发展&技术进展。加好友请务必备注您的姓名-公司-职位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