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入局CBA的咪咕到底是不是冤大头?

周一推了一条《CBA开赛最大争议,一场没有赢家的博弈》,引起了行业内外的一些讨论。有人觉得客观公正,有人觉得扯淡,还有人觉得我是水军。

其实挺正常的。人的认知和所处的位置有很大关系,俗称屁股决定脑袋。这在CBA比较常见,比如辽宁和广东一场比赛的赛后文章,一些广东球迷经常认为我在为辽宁,辩护,一些辽宁球迷认为我在为广东,辩护,虽然我已经尽力做到客观。

是同一篇文章。不同立场的人看到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时间久了,我也懒得解释了。毕竟在现在的网络环境下,静下心来讨论一件事还是挺难的。

在某些脑残眼里,只要跟他想的不一样,或者没帮他说话,就是在黑他,就是有目的的,就是水军,尽管他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我说的对不对。

这是文章的结尾。目前网上关于这件事有几种说法。米谷天价买CBA版权是大事吗?腾讯在白嫖吗?以及对CBA的影响有多大?

上一条推送中,我提到米谷花了大概2.5-3亿元拿下CBA版权。我没看过合同,不敢胡乱猜测,但大致是这样的价格。

作为一个一直在媒体圈的老司机,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海龟。从传统媒体运营的角度来说,很难说这是一个合适的生意,光靠卖广告是拿不回钱的。直到最近和一个其他行业的朋友吃饭,我才恍然大悟。

朋友跟我抱怨,现在获客成本越来越高。获客成本,顾名思义,就是一个用户需要花费的营销费用。在他们这个行业,更是五千多(具体行业不能透露)。

有了这个类比,我就能理解咪咕购买CBA版权的一些逻辑了:——过转播CBA来获取更多的5G用户。比如他们推出了一项服务,5G用户可以免费开通CBA会员,获得一系列CBA观看权。

不知道现在通信行业的竞争,要多少钱才能得到一个5G用户。但是作为国家重点支持的项目,5G一定是未来的大方向,几大公司对用户的争夺肯定会更加激烈。

所以,如果咪咕能通过CBA项目获得足够多的5G用户,且平均获客成本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就是一笔好生意。

至于那篇推送中提到的转播质量问题,相信咪咕自己也是有点数的。他们第二天就在虎扑上发表了一个改进声明,承认了在刚开始阶段做的确实有不足,这倒是一个处理问题的态度。至于有多少效果,还需要多看几轮。

网上还有一种声音,是说腾讯压价过低,想白嫖CBA。据我了解,腾讯出价其实并不低,也超过了一个亿,希望直播200场比赛。

本赛季CBA大概有600场比赛(八一未退出之前),其实就相当于我买不起30块钱一斤的猪肉,现在出10块钱买三两,单价其实一点都不低。

腾讯之所以出到这个价格,和自身属性有直接关系。因为无论是腾讯还是优酷,做的还都是传统媒体的生意,获得版权然后售卖广告,超出的部分就是我的利润。

据我了解,优酷其实也对CBA进行了评估,根据他们的评估,他们能承受的CBA版权价格在5000-6000万,所以看到咪咕出到如此的价格,自己也就放弃了。

腾讯或许认为自身的变现能力更强,所以给出了超过一个亿的价格。这样的价格是基于自身能力,给CBA的一个市场定价,并不存在所谓的白嫖。

但是刚才说到,无论如何咪咕的商业逻辑对于传统媒体的逻辑,属于降维打击,大家考虑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

我拿上个赛季做一个类比好了,上个赛季CBA有三家网络转播商,一共获得了5个亿的收入。这赛季,目前只有咪咕一家转播商,大概有2.5个亿的收入(微博体量很小,可以忽略不计)。

可以看出,转播商的数量、覆盖人群还是收益,CBA都没赚到好处。当然,必须要说的是,今年受疫情影响,大家钱袋子都不宽裕。

我了解的情况是,目前各家还都在积极努力,腾讯恢复转播的大门还没关上,但是目前最棘手的是CBA把腾讯是否可以转播的决定权交给了咪咕。这个消息,也得到了资深媒体人杨毅和苏群的印证。

举个例子,我摆摊卖苹果,A想买一袋苹果,B想买半袋苹果,卖不卖,卖多少钱的决定权,当然应该在我手里,对吧?这难道不是最基本的商业规则吗?

怎么可能说B能不能买,决定权在A手里,况且A和B还有竞争关系。这简直是我听过,最荒谬的商业行为。

更何况,咪咕起初花这个价钱购买版权的时候,CBA一定是没有给出独家的承诺,否则也没有后面一系列的故事了。那么现在为何成为如此田地,CBA的操作让人难以理解。

目前,抛开咪咕的转播质量来说,肉眼可见的是CBA转播覆盖人群的减少。远期看,势必对CBA的品牌价值产生影响,至于是否会影响其他赞助商的投放,还需要时间去判断。

最后胡说八道,给CBA出个招,与其这么僵着还不如让优酷和腾讯每家给咪咕一个亿,大家都来直播比赛。覆盖人群也上去了,3个亿的收入,也比现在还高。

至于大家诟病的解说问题,索性让CBA公司统一制作统一传输,类似于电子竞技,官方平台自带解说和包装,让各平台获得相同的直播内容,大家不也就没必要争来争去了吗。

当然,谁都知道,这只是纸上谈兵,说得容易,操作起来可就难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