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7 月 23 日 19 时,在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大坂直美点燃奥运圣火,五彩斑斓的烟花照亮夜空,2020 东京奥运会拉开帷幕。

“我在,仅有 960 人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现场。” 体育记者魏征在朋友圈的这句话,让我感触很深。本期专题的 8 位记者,他们穿梭在各个比赛场馆之间,用文字、声音、图片及视频将 “空场奥运” 的点点滴滴传播开来。

除了关注奥运会本身,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无反相机频频出现在奥运赛场上。随着科技的发展,相机进入到了机身小型化且性能强大的阶段。虽然本届奥运会很多摄影记者是第一次选择用无反相机进行采访报道,但可以预见的是,在 2022 年北京冬季奥运会、2024 年巴黎奥运会,将会有更多的无反相机出现在赛场上。

我接触摄影的时间比较早,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图片摄影专业完成了四年的本科学习后,2002 年进入中国体育报业总社图文中心,主要负责报道各种体育赛事和拍摄运动员的日常训练, 目前已采访过四届夏季奥运会和三届冬季奥运会。

2020 东京奥运会和以往相比,特殊且有很多不同。2008 年北京奥运会我们是主场作战,在这种氛围下我从头到尾都处于非常亢奋的状态,每个瞬间都让我流连忘返,创作灵感如井喷;2012 年伦敦奥运会和 2016 年里约奥运会,我更多是专注于服务中国队、中国运动员,围绕着他们的夺金、夺牌瞬间进行拍摄;这次 2020 东京奥运会,无论是场内还是场外,都有打动我的瞬间。

场内有很多瞬间触动我。比如说巩立姣夺冠瞬间的泪水。我和巩立姣本身就是朋友,之前拍摄过她的很多场比赛,在 2017 年伦敦田径锦标赛上我也拍到过她夺冠的瞬间,但那次她并没有像这次这样热泪盈眶。

她渴望这块含金量最高的奥运金牌,实在已经太久了。这次她夺金以后,我看到一位经常和她有采访接触的文字记者,也是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另一个让我感动的就是苏炳添,他在男子 100 米半决赛的时候以九秒八三的成绩晋级决赛,我拍到了他激动大喊后躺在赛道上的动人瞬间。

场外也有很多瞬间打动我,这里不得不说说东京的市民。每次在比赛前,我们坐着载媒体记者的大巴车,快到赛场的时候,场外总会有一些家长带着孩子来跟我们这些车里的记者挥手致意,这让我感觉无比温暖。无论是场内还是场外,都可以看出大家心中对于奥林匹克的热爱。

此外,“手忙脚乱” 贯穿了我整个奥运行程。一是因为我年龄增长,体力精力下降;二是因为疫情防控。体育摄影本来就是个体力活,要拿着设备爬高下低走来走去,并且又要全程佩戴口罩,这对大家的体能产生了很多的额外消耗。更糟糕的是,东京的夏天十分炎热,每天气温都是三十多度。我很清楚地记得我去过两次皮划艇激流回旋的场地拍摄比赛,而且都是在下午三点到五点最热的时候,我在那里站十分钟就全身都湿透了……

在奥运赛场上,不仅运动员需要备战,摄影师也需要备战。了解比赛项目的特点,了解运动员习惯,提前到达赛场 “踩点”,了解拍摄位置….. 只有做好万全准备,才有可能拍到好的影像,而手里的相机是否得心应手就至关重要。博亚体育app

此次,我是第一次使用无反相机全程拍摄奥运会。我携带了三台索尼 Alpha 1 机身,6 只镜头。作为陪伴了我 22 天的伙伴,它们性能强大且可靠。

一是索尼 Alpha 1 拥有 5010 万像素。高像素意味着我可以摆脱一直使用的 RAW 格式,用 JPG 格式来记录更大的文件量,方便发稿的同时也能满足出版画册或者大幅印刷的需要;二是索尼 Alpha 1 智能的跟踪对焦功能。我觉得该功能把 “死” 在取景器里的对焦点给用 “活” 了,我把这个功能称为 “加速超车” 键,它搭配每秒 30 张的连拍,让我记录下重要比赛里重要运动员的更多精彩瞬间;三是索尼 Alpha 1 高效的 FTP 传输功能。我只需要将网线或者手机与相机相连,基本可以做到即拍即传,第一时间把照片分享给广大读者,这在以前历届奥运会的采访中都是不可想象的。

等待这届奥运会大家用了 5 年,在疫情之中能坚持举办并平安闭幕,无论是运动员、裁判员还是媒体记者,都没有发生大范围感染,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对我来说,参加这样一场特殊时期特殊条件下举办的奥运会,是一次很好的经历,也是一笔人生财富。我不仅圆满地完成了拍摄中国代表团比赛的任务,还试图把自己从小的范围里摘出来,往更宽的视角里去看。

我拍摄了一些在 2020 东京奥运会期间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也是想记录一下奥运会场内和场外不同的竞赛和生活状态。

我认为,奥运会本就是重要的世界级体育赛事,而疫情期间的 2020 东京奥运会更是一个国际性的新闻事件。作为影像记录者,我们更应该从这个层面上进行多方位、多维度的记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