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4年前伦敦奥运阵容选拔时举重田源、周俊事件和击剑黄良财事件引发的舆论哗然,2016年奥运选拔可算近几届最平静的一次。不过,宁泽涛一度传言或被取消奥运资格仍贡献了一些曲折剧情。

奥运会运动员选拔历来是国家队管理和大赛备战参赛工作的重中之重。作为中央巡视组反馈情况、国家体育总局整改后的首届奥运会,里约选拔工作尤受重视。

直接针对里约奥运选拔的文件就有三份。包括2013年体育总局下发的《2016年里约奥运会备战参赛工作组织管理办法》,总局竞体司2015年下发的《关于制定里约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参赛运动员选拔办法的通知》及今年4月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里约奥运会参赛运动员选拔工作的通知》。为加强对各项目选拔工作的监督,总局还成立了里约奥运会督察检查组,并明确了督察组的工作职能、工作方式、程序、纪律、要求及举报电话和邮箱,要求确保里约奥运会选拔工作不出问题。

此外,2015年1月,在中央巡视组反馈巡视情况约两个月后,国家体育总局在其官网上公布了名为《中共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其中对运动员、裁判员选拔选派不公开、不透明,寻租现象较为严重的问题,提出了整改思路:1、各个环节的措施要具体、有刚性、有操作性;2、各个环节都要公开透明,过程要公示,结果要公布,接受社会监督;3、加大对违规违纪行为的处罚力度;4、各项目要制定实施细则,最大程度地减少自由裁量权。总局同时研究制定了包括《国家队运动员、教练员选拔与监督工作管理规定(试行)》在内的11个规范性文件。

在总局的要求下,各单项国家队制定了详细的选拔办法,基本流程如下:根据选拔细则由教练组提出建议名单,交由队委会或选拔领导小组(包括地方体育局相关负责人)讨论研究,报项目中心审定后进行公示,确定名单并上报体育总局竞体司。

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罗超毅说,总局对里约奥运选拔的重视程度是空前的,要求一定确保公正公平公开,因此不止体操,所有项目在制定和落实选拔办法方面都非常认真。

从采访情况看,此次奥运选拔的公开公正性普遍受到肯定。一位举重教练说,举摔柔中心提前一年多向各地征求意见,大家反馈了不少意见,再结合以前的办法,才制定出这次举重的选拔办法。“其实过去也有奥运选拔办法,但名单并不是完全依照选拔办法确定的。”

信息公开方面,有些项目在选拔程序启动前便在协会官网上公布了奥运选拔办法,但有些并未在官网公布。一位项目管理中心负责人透露,选拔办法在体育系统内部肯定是公开的,是否对社会公开要看队伍自己。对于选拔办法为何并未全部面向社会公开,有的队伍认为是内部文件“没有必要”,有的是为了避免“外界压力”导致横生枝节。

同以往一样,里约奥运基本没有一个项目名单是通过一战定胜负或仅凭选拔赛成绩确定的,一般都是综合选拔。各项目虽都有选拔赛,但选拔赛成绩并非唯一标准,也未必是最关键的指标。

记者采访过的多位体育界人士一致反对以美国游泳、田径为代表的一次性选拔办法,认为偶然性太大,并不科学。

如乒羽这种对抗性项目,首先按照国际单项联合会规定以世界排名决定奥运资格,然后队伍会考虑大赛成绩、对外战绩、抗压能力、竞技状态等综合因素,从具有奥运资格的几个队员中确定最终人选。而游泳这种速度型项目,则规定除接力外,要在达到奥运A标的基础上进行综合评定、系列选拔,其中佛山全国冠军赛是主要依据,但还要参考2014年亚运会和去年世锦赛的成绩,并结合队内表现的稳定性、反兴奋剂等情况。

世乒赛有直通,但奥运会没有。乒羽中心主任刘晓农表示,这是因为世乒赛报名人数多,而奥运会(单打)只允许报两个,而且要按照世界排名积分来,有资格的只有几个人,没必要还搞一个直通比赛。“另外,世锦赛直通还有其他目的,直通是为了推广乒乓球。”至于队内PK的可行性,刘晓农说,这倒是简单了,但内战和外战是不一样的,也模拟不出外战气氛,“未必能选出最佳人选”。他认为,选拔就是把利益最大化,而科学与否的关键还是在于机制健全,杜绝一人或少数人操纵的现象。

体操中心主任罗超毅表示,体操项目特点就决定了没法进行一战定生死,只能根据长期的比赛和训练情况形成相对固定的阵容搭配,因为奥运会既要考虑团体,又要考虑单项,寻求的是最优配置,比田忌赛马还要难。“男子6个项目,是选拔团体还是单项?”他认为,最科学的选拔就是实事求是,按照项目特点和队伍实际情况,“完善好程序,充分听取意见,避免独断专行”。

上个奥运周期争议最大的举重选拔此次有突破性的变化:制定了各级别选拔成绩标准,并以今年全国举重锦标赛为唯一奥运选拔赛,全锦赛上总成绩第一、达到或超过选拔成绩标准的运动员直接成为该级别奥运第一人选,第二名为第二人选。这种办法基本接近一次性选拔,但也规定如第一、第二人选在夏训中出现伤病或状态明显下滑时,可以换人。

一位教练直言不能搞一锤定音式的选拔,“因为我们的出发点是,最大限度地去争取最好的奥运成绩”。

首都体育学院院长钟秉枢说,两种选拔方法牵涉到“公平优先,还是效益优先的问题”。他说,过去中国奥运选拔完全是效益优先,追求金牌最大化,也因此出现过乒乓球内部让球事件,这符合特定历史时期的特点,但这种选拔也忽略对运动员的公平;一赛定胜负则完全是公平优先,但存在偶然性的问题,在可能降低效益的同时,对“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个体运动员本人也未必公平。

钟秉枢认为,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关键是程序上保证公开透明和充分讨论。从中国目前不少项目的选拔办法来看,已在向兼顾公平与效益的方向转变,同时越来越多包含了量化的指标,这是积极的变化。

集体项目都是主教练责任制,这也是国际通行模式。中国足协女子部副主任温丽蓉介绍,女足虽有选拔小组,但主要是给予协调支持,进行管理监督,女足的第一责任人还是主教练布鲁诺,他通过集训和比赛一步步缩小名单,最终形成18人奥运阵容。博亚体育app

“教练组提出名单,不仅是基于观察,也有定量的数据分析。”她说,但足球关键在战术组合,因此也存在球员数据不错,但具体到某一位置有争议的情况,“这时候就得靠教练(定)”。

作为一项复杂庞大、重要性不言而喻的工作,奥运选拔要实现“零争议”也很困难。

乒坛名将刘诗雯无缘奥运女单阵容,就一度在坊间引发热议。赞同者认为:刘诗雯去年连续两次输给中国女队最大对手冯天薇,4月又在奥预赛上首轮爆冷不敌名不见经传的中国香港小将,导致她在最后关头掉队。国乒女队主教练孔令辉也解释称,刘诗雯从去年到今年在与其他队选手比赛时输了三场,稳定性不足是她落选的原因。

而质疑主要集中在:世界第一也落选,世界排名有何用?别的选手对外战绩也并非全胜,因此外战成绩、心理素质的判断该如何量化?不过,随着刘诗雯本人出面表示理解并承认自身不足,争议最终平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说,为了避免争议,可考虑选拔办法有没有提前对社会公布、自由裁量权是否过大等问题。他认为,在专业判断上肯定是专业人士更准确,但从项目长远发展、保护地方和运动员积极性以及取得社会公信力的角度来看,仍应加强制度化建设,怎么选拔是技术问题,但选拔要接受监督并应有客观评判标准,能量化的要量化。

相较之下,泳坛新偶像宁泽涛的“广告门”事件更加诡异。先是网络爆料称宁泽涛因私下签约国家游泳队赞助商的竞品并顶撞领导,可能失去奥运资格。而就成绩而言,宁泽涛在男子100米自由泳上有争取奖牌的希望。

此后,各路小道消息中,有说宁泽涛成名后狂妄不服管教的,有说游泳队剥夺运动员正当权益的。但当事双方除宁泽涛曾发微博表示“正在全力备战奥运”外,始终保持沉默。直至18日奥运代表团名单公布,宁泽涛榜上有名,外界才确定这位第一人气明星将征战里约,但内情依旧迷离。

无论如何,此事都对体育商业化浪潮下明星运动员的管理、运动员同国家队商业利益的划分以及奥运选拔标准提出了挑战。(完)(执笔记者:李丽、高鹏;参与记者:刘阳、沈楠、岳东兴、卢羽晨、苏斌、周欣、李嘉、王浩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