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宛晴吃力地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漆黑,这是怎么回事?她想说话,却发现嘴巴根本张不开,有什么东西封住了嘴巴,她想动,可是怎么也动不了,手脚都被捆起来了!

意识一点点的回笼,她去医院告知医生她同意接受治疗,出来以后就直接朝家的方向走,准备回家跟管家说她需要出门一段时间。

此时,乔宛晴什么也看不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眼前是一片无边际的黑暗,她的心里一阵一阵的惶恐害怕。

“哟,醒了?”乔宛晴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小美人,这是在干什么呢?想挣脱了然后逃走吗?哈哈哈,你放心,我们不会怎么样的,哥哥们可都是好人呢。”

“你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赶紧动手,做完了正事好拿钱走人!”这个时候又响起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催促着道。

乔宛晴心里一紧,他们要干什么?拿钱?拿什么钱?是有人命令他们这么做的吗!

“嘶啦”一声,乔宛晴感觉嘴巴一松,那个男人撕开了封在她嘴上的胶布,接着又把蒙住她眼睛的布给解开了。

一个高高瘦瘦的,脸上有一道不算太明显的刀疤,看样子就是最开始说话的那个。

他边笑边说,“乔宛晴小姐是吧,我们呢,也不是什么坏人,我们只是被人雇来的。雇主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瘦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大笑了起来,看来这个女人是真的蠢啊,连自己得罪了谁都不知道。算了,随她怎么想吧,反正自己有钱拿就行了。

“是谁雇我们来的,你就不用知道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也不会对你做多么过分的事情,就是,乔小姐这张脸长的还真不错……”

那个胖男人似乎是已经很不耐烦了,催着瘦男人,“啧,你赶紧的,磨叽什么磨叽,快划,划完拿钱走人!”

瘦男人没有理他,依然笑着,“乔小姐,你也听的出来我们要怎么做了吧!只是,我看你这张脸确实好看,就这么刮花了有点可惜,不如,你让哥哥们先爽一下,怎么样?”

瘦男人转头,兴奋地冲那个胖男人喊,“你也来啊,这里荒郊野外的,没有人会来,用不着那么慌!这小美人长的还真的是不错,保准你会喜欢!”

两个高大的人站在乔宛晴面前,乔宛晴的心里一阵恐慌、害怕,以及止不住的失望难过。

乔宛晴睁开眼睛,原本昏暗的房间透进了一大束亮光,有一个人飞快地跑了进来。

那个人拿着一根长棍,准确无比的打在了正准备扒开乔宛晴衣服的胖男人的后颈上。

那个人连忙扔下棍子,走到乔宛晴面前,蹲下,紧张地看着她,“宛晴,你没事吧?”

“傅子言?你是傅子言?”乔宛晴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会再次见到傅子言,而且还是他来救的自己!

傅子言一边把她扶起来,一边说,“待会儿我再跟你解释,我们现在赶紧离开这里。”

傅子言扶着乔宛晴走了出去,她这才看见,这里是荒郊野岭,四周都是树林,只有这么一个破败简陋的小木屋。

傅子言转头看着她,沉声开口,“我其实是昨天才从美国回来的,刚准备去医院报道,等红绿灯的时候,看见有两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你。我当时,还不确定是不是你——”

他顿了顿,又道,“但是不管确不确定,还是想着留意一下,结果就看见他们把你打晕,然后扛走了。”

“我一直跟着他们,他们还挺谨慎的,我中途跟丢了一会儿,幸好后来找到了,要不然……”

“这话怎么听着不像是在夸我呢!”傅子言笑了几声,转头却看见乔宛晴一脸要哭的表情。

“宛晴,”傅子言双手握住乔宛晴的肩膀,让她看向自己,“他们为什么会找到你?你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乔宛晴看着他,挤出了几丝笑容,“没有的事,可能是想劫一下富吧,只不过找错人了,呵呵。”

“是,是萧成楠,他对你不好吗?”最终,傅子言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没有,我们很好,真的。”乔宛晴还是逼着自己笑着,看着傅子言说出这样的假话。

“别可是了,不要再说这些了。”别再问我这些了,求你了傅子言,别再逼我了。“我们说说你吧,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在美国还好吗?”

傅子言看着乔宛晴这样,知道她是不想自己再问了,也就不再问下去,开始跟她说着自己在美国的生活。

“真好,我也想要去美国去玩玩儿,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去美国,那我一定要去看看那个让很多人醉生梦死又流连忘返的好莱坞,一定很棒!”

傅子言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回答,转头一看,发现乔宛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车开到了萧家别墅,乔宛晴也没有醒。傅子言没有急着喊醒她,而是凑过身去,一直看着乔宛晴的脸。

她瘦了很多,刚才在街上,他差点真的没有认出她来,她的脸色也很苍白,睫毛还是那么长,她应该睡的不怎么好,睫毛一颤一颤的。

傅子言现在闭上眼睛,还是能够想到那年图书馆里,那个笨拙的女孩儿踩在椅子上去拿顶层的书,摇摇晃晃的,结果晃着晃着就掉在了他的怀里。

后来,他知道了那个女孩儿的名字是乔宛晴,知道了她是设计专业的,知道她每个周三的时候都会在图书馆四楼靠窗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看一下午的书。

他每周三下午都准时出现在图书馆等着乔宛晴,一看见乔宛晴来了就连忙跟过去。

他知道乔宛晴是知道他的心思的,他以为乔宛晴也是喜欢他的。可是她拒绝了他的告白。

她说,傅子言,我是喜欢你,可是这个喜欢只是朋友的喜欢,而不是恋人的喜欢,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我们就做朋友不好吗?

那个时候多单纯啊,傅子言一根筋地想着,没关系,你现在不喜欢我,不代表你以后也不喜欢我,我就这么一直陪在你身边,总有一天,你会喜欢上我的。

“成楠,明晚的聚会带着宛晴一起来。”电话那端是父亲一如既往没有什么感情色彩的语调。

“不行!”萧老爷子的语气立马高了一个调,“我不管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打算离婚,不管你想跟谁好,但是现在,现在你跟乔宛晴还没有离婚,她还是我们萧家的少奶奶!”

萧成楠还没有说完,萧老爷子直接打断了他,“明天晚上,我必须看见你们俩一起到场,我不管你们俩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萧家的面子,你们还没有可以驳回的资格!”

听到那端萧老爷子已经挂了电话,萧成楠叹了口气,把电话摔在桌上,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一想到那天在病房,乔宛晴顶撞他时的那个表情,还有她说的话,说实话,虽然当时愤怒地几乎想杀了她,但是冷静下来,心底竟然有一丝,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没办法,既然父亲已经发了话,那他就必须要把乔宛晴那个女人带到聚会里去了。

晚上回到别墅,刚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辆车停在了旁边,萧成楠下意识回头看,就看见里面坐着乔宛晴,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

两个人一直对望着,萧成楠能够看出来那个男人眼里的敌意,而乔宛晴好像是睡着了,坐在旁边一动不动。

可是萧成楠的双手仍然插在兜里,他似乎丝毫没有要跟对面这个男人握手的意思。

闻言,傅子言不禁笑出了声,“怎么,宛晴难道没有人身自由吗?老朋友见见面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这样,那请让一下,我要带我太太回家了。”说着,萧成楠迈开长腿,走过去,拉开车门,把乔宛晴抱了起来。

路过傅子言的时候,他听到那个人说,“萧先生,还是不要那么不知好歹,不把珍珠当宝贝对待,以后会后悔的。”

萧成楠抱着乔宛晴走进了屋里,管家看见了,立马走过去,惊讶地说:“少爷,您今天怎么回来了?少奶奶这是怎么了?”

管家看见他这样,憋了好几分钟,还是没有忍住,小心翼翼地对萧成楠说,“少爷,这,少奶奶今天才刚刚出院,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您,您就这么把她扔在沙发上,不太好吧?”

萧成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又看了看睡在沙发上的女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说,“给她沙发睡已经不错了!”

“怎么还不醒,这女人是要睡多久!”过了大概二十分钟,见乔宛晴还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萧成楠感觉很烦躁,难不成他要一直等着这个女人醒?

萧成楠感觉他这两下并没怎么用力,但是好像下一秒就会把这个女人推散架一样。

乔宛晴感觉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她老是梦见萧成楠和乔静好两个人,一脸凶恶地看着她,逼她离婚,说不离婚就要杀了她,她想醒过来,可是好像被困住了一样,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她的第一反应是她还在傅子言的车里,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直接开口道,“傅子言,不好意思啊,睡了这么……”

话还没有说完,等到视线里出现的不是傅子言,而是皱着眉,一脸不耐烦的萧成楠时。

喜欢的朋友在微一信一公一众一号搜索《古诗小说》回复(343),即可阅读完整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